张宏良:正确看待没落阶级的政治天才特朗普 为穷人上网打架

张宏良:正确看待没落阶级的政治天才特朗普 为穷人上网打架

张宏良:正确看待没落阶级的政治天才特朗普

作者:张宏良 发布时间:2018-07-28 

60d615407b35876bfc0d80380352ca9e.jpg

        历史规律证明,一个国家一个阶级,在退出历史舞台之前都会如同一个人临死之前那样出现回光返照,社会历史回光返照的一大特点就是会产生末世天才。这种末世天才是没落国家和没落阶级起死回生的最后博弈,但是由于没落国家和没落阶级与末世天才的格格不入,最终会自己消灭这些末世天才,亲手关上生还希望的历史大门。特朗普就是这样一个末世天才,是一个被敌对国家和自己国家都不喜欢的政治家。中美两国精英集团都不喜欢特朗普,以至于我们很难分清楚中美哪个国家的精英集团更加仇视特朗普。并且这种仇视已经达到了十分极端的程度,就在几天前,美国国会有限度剥夺了特朗普的关税权力(美国国会这个决定在救中国,后面我们将会谈到),中国精英集团更是恨不得特朗普立刻暴尸街头才痛快。

        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国历史上那么多总统,唯独特朗普总统遭到了中美两国集团如此的仇视?下面特朗普发布的这个推特准确回答了这个问题。特朗普为了美国“穷人和其他无力自卫的人(弱势群体)”的利益,不顾美国国会的禁令, 疯了般向本国国际医药巨头辉瑞公司叫板,发誓要对涨价20%的美国辉瑞公司进行报复。辉瑞公司慑于特朗普的疯狂和凶狠,不得不推迟药价上涨,表面说是为特朗普医疗改革留出一定时间,其实是在争取时间贿赂国会议员制止特朗普。

【青年中国网+50+seo,新闻+50+seo, 小说+50+seo, 图片+50+seo, 电影+50+seo,顽石50seo,有声文学50seo,缅北遇难50seo,郭伯#雄50seo】

19b6e1384b32c82ea11375d76b68ac30

        特朗普不惜冒个人风险向本国国际医药巨头宣战,对美国老百姓特别是广大患者意味着什么,凡是看过正在上演的《我不是药神》的中国老百姓,特别是那些患者及亲属,最能感受到特朗普这个“非法举动”对健康和生命的重大影响。而特朗普这个举动将会给自身带来多大风险,只要你了解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医药巨头为代表的生物垄断资本的力量,就会对此十分清楚。看过《我不是药神》的观众都知道,一个瑞士的医药公司,就能够打败印度政府,强迫印度政府关闭被称为“全球穷人廉价药房”的制药厂;能够调动中国整个司法力量为他服务,甚至可以直接参加公安部门的会议,研究如何维护其断地位、垄断价格和垄断利益。

        环顾当今世界各国领导人,几乎都在集中精力研究如何帮助企业赚钱,如何给资本更大的优惠政策和优惠法律。而象特朗普这样不顾总统身份,为了“穷人和无力 自卫的人(弱势群体)”,而在网络上向本国医药公司(资本巨头)叫板打架,可以说是当今之世绝无仅有。像美国辉瑞公司这样为美国的国际垄断地位作出重大贡献的公司,如果放在任何一个国家特别是放在那些极端重视国际地位的国家,肯定会 得到政府的巨大支持和各种优惠政策。可是特朗普不仅没有奖赏辉瑞公司对提高美国地位的重大贡献,反而发誓要对辉瑞公司进行制裁。估计当今之世,很难再找到第二个国家领导人会如此不顾身份地干这种掉价儿的事情,干这种与他身份不相称的事情(其实严格说来,这才是国家领导人应该干的事情,只是古往今来精英阶级完全颠倒了国家领导人的职能,认为只有研究如何为富人也就是企业服务,才是国家领导人的职能,其他都属于不务正业,这几乎已经成为古今中外的政治铁律)。

52d4fb79623a54c56b24aa49ebed3fc0.jpg

  遍寻人类历史,大概只有两个人违背过这种精英阶级的统治铁律,一个是创造了大众政治文明的毛泽东,另一个就是把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确定为政府宗旨的特朗普。虽然毛主席与特朗普具有阶级本质的不同,但是两人之间的确有许多形式上的相同特征。

  一是两个人都得罪了各自国家的精英阶级。毛主席得罪了中国的特权阶级,所以毛主席去世后,庞大的红色精英集团全都背叛了毛主席,三七开的结论几乎没有一个人反对。特朗普则得罪了中美两国的精英集团,并且特朗普对中国精英集团的得罪,将会是老鼠拖木锨——大头在后面,一旦特朗普动用政治手段特别是腐败手段打击中国,估计将会成为中国精英集团不共戴天的死敌。

  二是两个人都是为了底层老百姓而得罪了本国的精英集团。毛主席号召中国人民起来造反,是要打倒官僚资产阶级特权集团,建立一个政治上人人平等,经济上人人幸福的国家,这就必然会引起特权集团的极端仇恨。特朗普搞“美国文革”是要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履行竞选诺言的美国总统,把富人碗里的饭舀一勺给穷人,并且还仅仅是舀一勺汤,而不是舀一勺肉,便引起了美国富人的仇恨。现在特朗普为了美国“穷人和无能为力的弱势群体”向美国国际医药巨头叫板,就被美国政界和财界 视为是异端行为。

  虽然特朗普只是把大众政治文明当作工具和武器,而并非是真正理解和捍卫大众政治文明,但是,特朗普一只脚踏在了大众政治文明边缘上这个行为本身,就会像当年欧洲宪政文明国家对亚洲君主国家的威胁一样,对坚守精英政治特別是最落后的官僚政治的国家形成巨大威胁,由此会给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带来巨大灾难。其中最大的灾难将会落到中国头上。中国被美国视为最大威胁,视为是最有可能破坏美国霸权地位的国家。因为中国一直拒绝摘掉社会主义的牌子,只要有这个牌子,红色中国就会随时复活,至少不会自行解体。所以美国无论如何都要先干掉中国。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们在特朗普上任初期就曾经说过,对于中国来讲, 最理想的结果就是特朗普被美国精英集团干掉,否则他将成为中华民族崛起最有威胁的対手。特朗普对中国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他的强军强国政策,不在于他的技术封锁和贸易战,而在于他对中国政治和道义两个方面的打击。

185c37b5947b38d4015a6bd49687cc06.jpg

  这种政治和道义打击现在已经开始了,就是通过反复无常的策略,让中国在政治、经济、外交等各个方面处于越来越被动的地位,由此而引起老百姓的失望和不满。特别是期间还不断利用中国国内的各种矛盾和事件,如雷洋事件,毒奶粉事件,假(yi)苗事件等等,通过美国所控制的中国各大网站,掀起巨大的舆论风潮,迫使中国政府不得不对此进行全网式封杀和打压,在客观上与网民形成对立,把这些突发事件的脏水泼到自己头上,以此来加剧中国的官民对立,摧毀信息社会一个 国家最重要的人文基础——民心和道义。特朗普这一手相当可怕,并且至今没有引起中国的注意,正在一步一步被特朗普引入陷阱。多年来我们一直呼吁,信息社会决定大国胜负的,不是航母,不是核武器,而是政治文明,而是道义。目前特朗普的出现更加重了我们这方面的担心和忧虑。

  好在特朗普毕竟是美国衰落之前回光返照的产物。虽然特朗普的历史嗅觉和商业天才,特别是他对大众政治文明的利用,使他成为中国有史以来最可怕的天敌,但是作为没落阶级和没落国家代表的美国国会,为了坚守精英政治的统治地位,必将会把特朗普视为宪政文明的最大叛徒和内部敌人,想尽千方百计对特朗普加以阻挠,这就会在很大程度上抵消掉甚至会彻底废掉特朗普的天才能力,在客观上减轻中国的威胁和压力,如同2008年中国救美国那样在客观上反过来拯救中国。此前美国国会剥夺特朗普的部分关税权力,就是一个典型。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时中国提出了"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的口号,量中华之物力,救美国于水火。不料今天美国国会又在贯彻这个口号,他们自以为是救美国的措施,实际上是在救中国。因为他们不如特朗普看得深,看得远,看得准。每当特朗普攥住中国睾丸时,美国国会就指责特朗普不抓大腿而抓睾丸,完全是因小失大,迫使特朗普只能暂时放弃睾丸而抓大腿,在客观上给中国以喘息之机。

  这次美国国会剥夺特朗普的部分关税权力,就是如此。本来中国进口美国商品走的就是高价路线,消费者看重的是美国商品的安全和身份,根本不在乎价格,所以提高那么一点关税对美国出口中国商品没有任何实质性影响。唯一能对中国产生实质性影响的就是美国出口中国的农副产品,而农副产品价格提高的灾难完全会打在中国老百姓头上。在当今中国农副产品价格已经大幅上涨的情况下,继续大幅度上涨,会引起中国老百姓对政府的不满。而这恰恰是特朗普所需要的。相反,中国出口美国商品走的是低价路线,原本企业就利润微薄,一旦美国加征关税,企业就会因无利可图而放弃出口。在如今中国债务链条绷得很紧的情况下,带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中出口这一匹马一旦倒下,就可能就会引发经济危机。这就逼迫中国政府只能加大出口补贴。而在中国贫富两极分化矛盾已经十分尖锐的情況下,这种补贴富人和外国人的政策必然会加剧老百姓的不满,在政治上和道义上把中国政府推入越来越被动的地位,随时会形成压跨路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就是特朗普与其他美国总统和西方总统所不同的地方,准确地说应该是特朗普比其他美国总统更可怕的地方。特朗普作为一个政治嗅觉特别灵敏的商业天才,他比其他美国领导人更加知道打击哪里才是中国最致命的地方。其他美国领导人70 年来特别是40年来对中国的打击永远是老一套——进行外部封锁制裁和操纵少数精英制造内乱,从来不会像毛主席利用美国内部矛盾来打击美国那样对付中国。而特朗普在这方面恰恰是毛主席最好的学生,他知道怎么利用中国的内部矛盾来对付中国。 早在上台之前他就说过,对付中国这样的大国,单靠外部的军事手段和经济手段是根本不可能的,必须利用中国的内部矛盾。同时,已经嗅到大众政治文明潮流的特朗普,也知道单靠中国几个右派精英制造内乱更不靠谱,所以一上台就断绝了对中国右派精英民主运动的资金支持,转而采用一系列加剧中国内部矛盾的做法,企图在政治和道义两个方面把中国推入陷阱。

  可以说特朗普通过加剧中国内部矛盾来打击中国的战略,对中国来讲是相当致命的。而最致命的是直到今天中国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正在一步一步地陷入特朗普精心设置的陷阱。前面所提到的中美贸易战就是如此。只要看一下中美互相加征关税的商品名单就会发现,美国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对美国老百姓餐桌没有多大关系;而中国加征关税的美国商品,除了部分豪华商品之外,大部分都是老百姓的食品和副食品,而副食品价格与房价、药价共同构成了当今中国涨幅最大最快的三 大价格。如此一来,就完全改变了贸易战对中美两国老百姓的不同影响,美国是在不损害本国老百姓利益的情况下打贸易战;而中国则是损害本国老百姓利益来打贸易。这种贸易战越是打下去,中国老百姓就越是与政府离心离德,完全是在为渊驱鱼,为从驱雀,在把本国老百姓赶向美国一边。特别是老百姓一旦不满就会发泄在网络上,招来网管部门的封杀和打压,更加会激起矛盾的尖锐化,增加美国兵不血刃解决中国问题的希望。可以说特朗普的这个战略相当成功,最成功的地方就是迄今为止不仅没有引起中国的高度警惕,反而朝野一致认为特朗普不足挂齿,不值一提。大战之前能够让敌人麻痹到这个程度,这本身就是一种天才行为。

27ce678482b1cf0c1cdd7d71ea9dffb4.jpg

  好在天佑中华。作为没落阶级和没落制度代表的美国国会,开始剥夺特朗普的总统权力,目前剥夺特郎普的部分关税权力,就是个有可能会解救中国的开始。 在人类历史上,由于没落国家没落阶级的阶级愚蠢而扼杀本国本阶级的政治天才, 从而使本国本阶级的回光返照迅速消失的现象,可以说是有很多很多。楚国逼死屈 原,南宋诛杀岳飞,晚清承办抗战将领特别是杀光义和团,就属于此类。俗语讲三 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但愿天道有常,让美国也来重蹈一次历史悲剧的覆辙,而不 要把灾难总是落在中国头上。这一点不是没有可能的,扼杀历史回光返照中的政治天才,从来都是没落阶级的固有特征。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当一个 国家一个阶级走向没落的时候,无论多么了不起的天才都会失去用武之地。但愿美国国会能够彻底扼杀掉特朗普,让美国人也经历一次中国的历史遗恨。

  可以说,如果没有晚清政府杀光义和团和杀光抗战将领的血腥投降政策,八国联军绝不可能占领中国。中国没落的封建地主阶级是这样,中国没落的买办资产阶级也是这样。如果没有蒋介石对抗日力量的全面镇压,绝不可能有日本对华的全面侵略。后来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没落的官僚资产阶级仍然是这样,如果没有他们对本国本阶级政治天才的扼杀,美欧等西方国家就不可能在20世纪末取得对社会主义的世纪性胜利,就不可能兵不血刃地解体苏联,重塑东欧,把中国纳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大概正是20世纪末的历史巨变告诉了特朗普,只要战略运用得法,原子弹就是一堆连手榴弹都不如的臭鸡蛋臭鸭蛋,不会发生任何作用。特朗普看到了事物的本质,但是美国国会没有看到,美国的主流媒体没有看到,他们对对特朗普的联合绞杀,将有可能会解除中国的外部忧患。

  这里或许会有人问,美国国会为什么会帮助中国?道理很简单,这并不是他们在帮助中国,而是他们的愚蠢在帮助中国。在此,我们需要特別提醒中国朝野注意的是,我们一定要用与时倶进的眼光看待世界,看待美国。人类社会由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的转变,正在引起全球范围内的重新大洗牌,所有的国家和社会力量都在不断分化和组合,美国内部的各种关系和各种力量也在不断分化和组合,并且由于美国的网络技术更加发达,内部的分化组合甚至会更加剧烈。
  那些停留在工业文明时代的垄断资本集团,虽然仍然拥有庞大力量,但是已经丧失了感知和接受信息社会新的政治文明的能力,依然停留在工业社会所产生的那些陈腐虚伪的人权文化和人权武器的发展阶段,依然幻想着利用这些陈旧的人权武器继续称霸世界。而作为美国没落阶级回光返照产物的特朗普等政治天才,则已经开始抛弃资本主义宪政时代所使用的民主、自由、人权等政治武器,转而开始高举大众政治文明时代的公平正义等口号,来占领世界新的道义制高点,以此来继续维持其霸权统治。所以,特朗普执政后逐渐抛弃了以往美国的人权政治和人权外交, 甚至干脆退出了联合国人权组织,转而大讲公平正义,大讲"还富于民",大讲穷人利益,由此而形成了美国统治集团内部"当权派"(把当权派翻译成建制派,是中国精英集团的一种堕落)与特朗普这些"造反派"之间的矛盾和斗争。这种矛盾客观上也把美国带到了不同政治文明交叉的十字路口。

  如果中国能够利用好这种矛盾,这会有助于中国的崛起;相反,如果看不到这种矛盾,就有可能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道理很简单,如果中国站在美国"当权派"一边,站在落后的政治文明一边,站在历史反动的一边,就会重复中国近代史的悲剧,被历史所淘汰,被世界所淘汰,被美欧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所淘汰;而如果我们站在大众政治一边,就会超越特朗普,战胜特朗普,并且有可能把特朗普纳入新的政治文明潮流,形成共建人类文明共同体的战略伙伴,把中美之间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变成你追我赶的竞赛关系,真正开辟人类社会发展的新时代。由于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统治集团内部的先进政治文明,几乎是完全来自于中国文革的政治探索, 是典型的中国文革的美国版,所以中美之间新的政治文明的融合是完全有可能的。 并且很可能由此开辟出中美两国合作带领世界走向命运共同体的历史新纪元。

  但是就目前而言,中美之间这种战略关系的历史跨越将会十分困难。困难主要 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来自于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战略和遏止目标,特别是近40 年来美国越来越轻视中国,早已不准备如同70年代那样与中国平起平坐,很难接受与中国成为战略伙伴关系,就像大观园不可能接受与刘姥姥成为平起平坐的亲戚一样;另一方面,也是最为困难和最难以跨越的,是中国精英阶级对自己所创造的大众政治文明的全盘否定、极端敌视和刻骨仇恨。这种刻骨仇恨表面看来是十年文革的政治冲击造成的,其实并非如此,包括文革结束几十年来每一次大大小小的群体事件,都在固化和加深着这种仇恨。如果不是这种仇恨,中国探索的大众政治文明也不可能会落到美国手中,让美国成为大众政治文明实践的先导者。

  可见,当今中国在现有政治结构不变的情况下,要想战胜美国,也必须出现一位像特朗普这样把被颠倒了的国家利益和阶级利益重新颠倒过来的政治家,重新把国家利益放在阶级利益上。在理想主义者被称为傻X的当今中国,人们很难相信特朗普这样一个资产阶级政治家会是理想主义者。其实,每个阶级都有自己的理想主义者。奴隶阶级的理想主义者是屈原,封建阶级的理想主义者是岳飞,官僚阶级的理想主义者是xxx,资产阶级的理想主义者就是特朗普,等等。由于这些理想主义者在客观上代表了人民的利益和愿望,人民会超出阶级的限制而支持他们,甚至对他们曾经镇压和屠杀过自己都不在乎,对岳飞就是如此。

  就在本文将要结束的时候,传来了美国和欧盟达成"零关税"自由贸易协议的消息。再加上此前已达成协议的日本,以及承诺要给予单方面零关税待遇的印度,规模相当庞大,GDP总和超过65万亿美元,接近世界GDP总额的90% ,足以彻底废除和替代WTO!可怜中国,付出那么大的沉重代价,经过15年的奋斗牺牲,结果是还没有获得和享有WTO成员国的相关待遇,人家又把中国甩在一边玩起了新的游戏,在事实上废除了原有的WTO ,中国为此所付出一切全部付诸东流。特别是美欧曰等西方国家已经能够从知识产权制度当中获得远远大于关税的巨大利益,废除关税只能扩大收入而不会减少收入。而中国出让市场的收益则完全来自于关税,此外没有任何补偿。零关税世界的出现对中国是一个灾难性打击。

  中国支持美欧曰等发达国家建立知识产权制度的做法,再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 的脚。

  但愿此时人们能够接受我们早在十多年前就反对知识产权制度的基本观点:知识产权制度,是继世界殖民主义贸易系、战后不合理分工体系之后的第三个世界经济殖民体系,它把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中世纪庄园——一部分人是无条件为他人打工的奴隶,另一部分人是不劳而获的庄园主。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是东方伦理大国,我们永远不能支持这种把世界分为奴隶主国家和奴隶国家的制度,无论它披着多么漂亮多么现代化的外衣,我们都绝对不能支持。俗语讲"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我们现在收回对西方知识产权制度的承诺和支持还来得及,这个制度将会把整个世界牢牢地钉死在欧洲中世纪的庄园经济时代。它与我们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不共戴天。
  (此文前面1/4部分几天前以《为穷人上网打架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过,特此注明)

 

网友评论:

已有0条评论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正文右侧广告一

正文右侧广告二

Ibeacon管理系统诚招代理

正文右侧广告三